涉刑毀何君堯辦事處 加籍男生被改判入教導所

——一名加拿大籍男学生涉于2019年7月22日,打破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办事处的玻璃墙,他早前承认一项刑事毁坏罪,最初被判12个月感化令,律政司申请覆核刑期后改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律政司仍其后再高等法院上诉庭覆核刑期,今日(29日)改判被告入教导所。上诉庭今日下午公布判词,指被告有预谋犯案,穿好装备,从容不迫地和

发布时间:2021-04-29 20:00:55    法制天地    访问量:569

 一名加拿大籍男学生涉于2019年7月22日,打破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办事处的玻璃墙,他早前承认一项刑事毁坏罪,最初被判12个月感化令,律政司申请覆核刑期后改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律政司仍其后再高等法院上诉庭覆核刑期,今日(29日)改判被告入教导所。

 上诉庭今日下午公布判词,指被告有预谋犯案,穿好装备,从容不迫地和别人比划谈事,之后则乘着人群的突然躁动而开始作案,而且不是独自犯案,无论与他人预先达成协议,抑或临时产生默契,共同目的都是要「爆开办事处的门」,以让他人入内破坏,案情十分严重。

 上诉庭续指,在反《逃犯条例》背景下和「721」事件引致大量人群在办事处外聚集均显示极大风险,可引发广泛违法行为。而即使某人出于正义感而损害别人的身体和财物,俗称「私了」,平白就是要抢夺法律的功能和地位,把个人眼中的对错强加于人,并进行报复,或会造成恶性循环,黨同伐异,令社会变得无法无天,故法庭绝不容忍,上述因素均一再加重案情。

 上诉庭批评原审裁判官掌握事实不够全面,辩方将被告有病不能吃药的说法提升至特殊情况来陈词,完全没有根据,而控方和原审裁判官都没有意识到本案有仇视、霸凌、恫嚇和灭声等内涵,判断案情有所不足,辩方提出的轻判理由一概不能成立或不足为道。上诉庭最后质疑,被告不具悔意,指「缺乏深刻反省,只为求轻判而作出的道歉,无论有多少次,都不是出于真诚的悔意。」故必须改正为拘禁式的刑罚,而当中以教导所最为合适。

 20岁被告朱沛恆,承认于2019年7月22日在荃丰中心,损坏属于何君尧办公室的玻璃墙。

[责任编辑:蒋璐]


发表评论:

今日监督网版权作品,转载须注明出处。
数字中国新征程,总书记这样擘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