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不是摇钱树 身心健康更重要——山西朔州应县福利院、应县随来圆孤儿院院长的心声

——近日,本报接到山西朔州应县随来圆孤儿院释超育《关于收养遗弃残障幼儿有关问题的反映》材料,以及他在探望孤儿院孩子时被打的相关资料。为了稳定社会,创建和谐社会 ,本报记者联系到当事人释超育和当地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二人均表示所说内容属实。 释超育称,随来圆孤儿院是2011年应县民

发布时间:2021-05-02 19:06:46    媒体聚焦    访问量:136
  近日,本报接到山西朔州应县随来圆孤儿院释超育《关于收养遗弃残障幼儿有关问题的反映》材料,以及他在探望孤儿院孩子时被打的相关资料。为了稳定社会,创建和谐社会 ,本报记者联系到当事人释超育和当地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二人均表示所说内容属实。
      释超育称,随来圆孤儿院是2011年应县民政局批准设立的民办孤儿福利院。随着孤儿的增多,很快从17间平房,增建到三层楼房,现有保育工作人员13人。15年来,释超育共收养病残弃婴百余人。截至目前,在此处上户口的孤儿有42人。释超育提到,孤儿院所收养的孩子都是被丢弃在寺院门口的残障儿和民政局、派出所送来的弃婴,他曾带着这些孩子前往北京等地医院看病,付出了几百万的医疗费。当时的县政府侯书记过问此事,民政局给予报销3万元,大部分医疗费来自爱心人士的捐款。
       2009年,应县破获了一起拐卖儿童案件,其中一名幼儿无法安置,公安局同民政部一致决定让随来圆孤儿院抚养,代养15个月。
       2013年,民政局以孩子多考虑安全,通知孤儿院不能再收养弃婴,并告知不再给上户口。2014年,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多次电话通知释超育把孤儿交于政府抚养,沟通未果,县民政局相关领导出面,得到其允许,带走了10个孤儿,交于夕阳红敬老院。2014年----2021年1月先后共有70多个弃婴被民政部门领走。但2021年有5名孤儿又回到随来圆孤儿院,其中1人坚决要求回到原孤儿院生活,另外4人的户口并不在应县。目前,随来圆孤儿院现有孤儿17人,最小的9岁,最大的16岁。
孤儿院登记证书
孤儿不允许探视?
       2021年3月1日上午,民政局韩军业副局长来到随来圆孤儿院,释超育向其询问,是否可以去福利院探望转移走的孤儿,韩副局长当即表示可以。当日下午14时30分左右,释超育来到福利院,门卫拒绝其进入。门卫称需要有杨县长的批示才可见孩子。在门口等候一段时间的释超育,看到有人进入孤儿院,电动门打开一瞬间,他跟随其后预进入。不料被电门夹住,多时后,他才被电门放开。进入到孤儿院的释超育,听到孩子的哭声,顺声寻找,看到一个孩子跪在地下大哭,他拿起手机拍照,男保育员紧跟过来推搡释超育阻拦拍照。释超育希望查看福利院门口的监控记录,他表示监控记录了全部过程。
       17时左右,韩军业副局长与释超育沟通未果。释超育见不到孩子,便躺在孩子的床上睡觉不肯走。20时30分左右福利院有人报警,20时50分警察到现场,劝释超育回去。警察询问韩副局长如何处理,韩指示送回。于是六七个人将释超育抬起,释超育慌乱中踢到抬他的人,引发之后的被强行拖上警车,致使释超育左手脱臼,右手手指皮肉拉破出血很多。
释超育前往医院治疗照片
       释超育表示,目前他还不清楚当晚打伤他的人是谁,但可以调取福利院监控一探究竟,并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报销自己的医疗和医药费用。
从被认可到被取缔
       4月10日,本报记者联系到韩军业副局长。他表示,按照民政部《儿童福利机构管理办法》《儿童福利机构基本规范》《山西省民政厅关于对孤弃儿童养育情况排查整改情况回头看的紧急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期滞站人员和孤弃儿童管理工作的紧急通知》、朔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紧取缔民间儿童收养场所的通知》等文件要求,“关于对于不符合条件的民办机构、宗教场所、家庭等收留养育孤弃儿童的,当地民政部门要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会同有关部门强制收回其养育的孤弃儿童,今后民办机构、宗教场所、个人家庭等必须停止私自收留养育孤弃儿童活动”。
       韩副局长表示,曾经在一个阶段内,随来圆孤儿院救助和养育弃婴的做法,被县政府所认可,也是弥补了县政府在养育孤儿方面的不足。因为孤儿院所收养的弃婴多是残疾孩子,县里也曾派驻过五位教师参与到随来圆孤儿院进行特殊教育工作,这也是在支持孤儿院的相关工作。但一方面由于国家新出台一系列的文件措施,禁止宗教场所收留养育孤弃儿童;另一方面从2013年到2014年初,县里的孤儿救助措施属于雏形阶段,在逐渐完善的孤儿福利机构的过程中,分批转移走孤儿。目前,仍有一部分孤儿寄养在随来圆孤儿院,同时按照国家标准支付其补助金。
国家对孤儿的补助政策
       孤儿是指父母双亡、查找不到生父母和一方死亡另一方失踪等。其中包括父母双方智力残疾或父母双方是服刑人员事实上无人抚养的未成年人均符合孤儿的认定标准。
       2010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孤儿保障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0〕54号)精神,按照保障孤儿的基本生活不低于当地平均生活水平的原则,合理确定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机构供养孤儿养育标准应高于散居孤儿养育标准。中央财政2010年安排25亿元专项补助资金,对东、中、西部地区孤儿分别按照月人均180元、270元、360元的标准予以补助。以后年度按民政部审核的上年孤儿人数及孤儿基本养育需求,逐年测算安排中央财政补助金额。各地财政部门要统筹安排中央补助和地方资金,建立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自然增长机制。孤儿基本生活费保障资金实行专项管理,专账核算,专款专用,严禁挤占挪用。
       其中,对于申请、审核和审批手续提出明确要求。社会散居孤儿申请孤儿基本生活费,由孤儿监护人向孤儿户籍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或乡(镇)人民政府提出申请,申请时应出具孤儿父母死亡证明或人民法院宣告孤儿父母死亡或失踪的证明。街道办事处或乡(镇)人民政府对申请人和孤儿情况进行核实并提出初步意见,上报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审批。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要认真审核申请材料,提出核定、审批意见。
       福利机构孤儿的基本生活费,由福利机构负责汇总孤儿信息并向所属民政部门提出申请,由所属民政部门审批。省级民政部门会同财政部门,于每年3月底之前,将本地区截止上一年底的孤儿人数、保障标准、资金安排情况联合上报民政部、财政部。
       关于资金的发放,由县级财政部门根据同级民政部门提出的支付申请,将孤儿基本生活费直接拨付到孤儿或其监护人个人账户或福利机构集体账户。财政直接支付确有困难的,可通过县级民政部门按规定程序以现金形式发放。
       2011年8月23日,山西省人民政府晋政办发[2011]66号文件《关于加强孤儿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对孤儿的生活保障提出:社会散居孤儿养育标准确定为每人每月600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助270元、省级财政补助130元、市县财政补助200元,市及县的负担比例由各市确定。社会(儿童)福利机构供养孤儿养育标准确定为每人每月1000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助270元、省级财政补助130元、社会(儿童)福利机构所属市县财政补助600元。
       对于孤儿补助金的问题,释超育表示,每个孤儿有一个独立账户,国家补助直接转入孤儿的银行卡中。2009年初开始县政府发给随来圆孤儿院孤儿补助金每人50元,后逐渐涨到200元。又因为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孤儿补助为500元,其父亲去到民政局询问后,涨至500元。随后,国家大幅度提高孤儿补助金,发放过800元、1000元、1300元。释超育称,现在孤儿的账户已被注销,钱打到哪里去了他也不清楚,期间都是由释超育自己想办法筹钱抚养孤儿,期间有一年多未打款,最近一笔打款也是4月7日打来的12.9万元转入王金的账户,并非孤儿院专用账户。
       对此,记者询问了韩副局长,他表示目前除了留在随来圆的14名孤儿以外,其他孤儿的补助金统一转入福利院账户。采访过程中,韩副局长提到有一笔孤儿补助金转入释超育的账户,已于两天前办理完成。
孤儿的存折及银行卡
跑回去的孩子
       “我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是师父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长大,你们啥也没干就把我带来这,我为啥要跟你们。” 这些话是一个孩子被带到福利院后,发出的质问声。几名从应县福利院跑回来的孩子都在十五六岁,年龄偏大一些,经过他们描述,在福利院“吃不饱饭”,还会挨板凳打。平时除上课之外,没有课余活动,大家坐在一起看电视,不如跟着师父自在。释超育告诉记者,他在孩子们的课余时间,雇国学、书法和辅导作业老师等,告诉他们感恩社会的意义。
       韩副局长回忆称,2021年1月20日,有一个被转移到福利院的孩子,坚决要回随来圆孤儿院,另外3个孩子户口不在本地,也要求回去。他们遵照孩子的想法,让其回到原孤儿院生活。除了这4人以外,其余26人安置在福利院。他表示,福利院并没有为孩子们增加学业以外的学习内容,这符合教育部倡导的为小学生减负的政策方针。对于孩子的心理成长问题,韩军业副局长也表示,任何情况下,只要是收养人同意,孩子同意,都可以办理收养申请。但收养孤儿还应具有以下条件:年满三十周岁;同时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目前为止,应县福利院还没有一例被收养的孤儿。
       与此同时,记者表示想要去福利院看看孩子们,韩副局长爽快同意了。中午11时30分左右,记者一行来到应县福利院。韩副局长告诉记者,应县福利院和应县特殊教育学校在同一个大院内,但不在一起上课。目前,福利院现有孤儿25人没回来。
       当天,记者看到有19个孩子在餐厅用餐。桌子中央放着一小盘炒豆芽,保育员拿来一大盆炒面,为每个孩子乘上一碗,孩子们低头吃了起来。记者问道是否能吃饱,孩子们不作声。就在孩子们大口吃着炒面时,一位保育员提进来几袋子从外卖购买的凉拌菜,分别装进盘中,放在桌子上。当记者问一个孩子是否穿的过多时,保育员让他脱下外套(应县特殊教育学校校服),里面衣服的大片污渍以及孩子黑黑的脖子露了出来……记者靠近孩子,一股浓重的味道扑鼻而来。
       谈及收养孤儿问题,正在民政局办事的一位陌生人认为,收养孤儿“可以赚不少钱”。他非常质疑收养者是想利用孤儿进行敛财。对此,记者采访释超育时,他这样表示,哪怕自己不要补助金,也希望每个周末、法定节假日、寒暑假都能够看到孩子们回家。
       如今,这些孤儿最大的已经16岁,即将迈向社会。国家给予了他们完善的福利措施,但同时也应该关注到他们的身心健康。从成长中心理变化的一点一滴开始,爱护、呵护、疼爱,未来的他们才能更健康地融入社会,才会真正拥有快乐,拥有幸福,不再缺失温暖。


发表评论:

今日监督网版权作品,转载须注明出处。
数字中国新征程,总书记这样擘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