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案始于法官说谎

——如果能做一个广泛且有说服力的问卷调查,基于法官说谎问题,询问普通民众的意见,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赞同法官说谎,甚至严厉反对法官这一职业群体的任何说谎行为。普通人间的交往注重诚实信用,这也更是法律人在行为过程中的普遍准则。而作为俯视受审苍生、执掌“生杀予夺”大权的刑事法官,因其享有神圣、崇高的审判权,

发布时间:2021-04-14 20:24:25    社会万象    访问量:861

如果能做一个广泛且有说服力的问卷调查,基于法官说谎问题,询问普通民众的意见,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赞同法官说谎,甚至严厉反对法官这一职业群体的任何说谎行为。普通人间的交往注重诚实信用,这也更是法律人在行为过程中的普遍准则。而作为俯视受审苍生、执掌生杀予夺大权的刑事法官,因其享有神圣、崇高的审判权,超然于无权无势的公民,人们对其行为、品德自然有着更高的期待和要求,对法官履职的诚信标准更高。鉴于法官行使着特别的审判权,人们对法官的诚信标准显然要严于其他公务人员,人们对公务员懒政、怠政、不诚信的渎职行为尚且不能容忍,认为他们的违规行为会影响自己的正当权益,但是法官的谎言却能穿透审理、裁判程序,以法律的名义剥夺当事人的自由甚或生命,这使得法官的说谎行为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法官的说谎与不诚信,要比一般人的说谎为祸尤烈,是对司法权威、公信力的严重破坏。国家赋予法官以崇高的裁判权,在庭审活动中法官各项行为皆被赋予相应的法律效力,最后形成集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与释法说理为一体的裁判文书,而如此位高而权重的法官,倘若对辩护人说谎,他就可以继续向被告人说谎,更可以向社会与大众说谎,那么裁判文书中的证据采信与事实认定,更可能根据法官自己的心意加以篡改与隐瞒,作出一份充满傲慢与偏见、谎言与欺骗的判决,而注入谎言的判决便有了新的名字,叫做错案

一、法官说谎——当事人不能承受之痛

说谎行为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职业场域中给人带来的感受和危害是不同的,在法律专业领域,谎言带来的后果更是显而易见,轻则会侵害公民权益,重则侵害当事人的财产、自由和生命权利。同样是故意侵害法益,法官说谎产生的后果不亚于犯罪,但这种犯罪不仅很难受到追责与惩罚,反而能轻易遁形于庭审之内、诉讼程序之中。因此,说谎看似微不足道,但在法律的支点上足以撬动正义的天平。刑事法官的诚实信诺是系好刑事审判第一颗纽扣的保证,所以在讲究程序正义的刑事诉讼中,为了罪与非罪的准确界定、为了程序的合法正当、为了不冤及无辜,正义的实现同样需要诚信,而法官说谎则是对正义的巨大消解与破坏。

广受关注的浙江余姚市动迁办三名干部借名买卖安置房被控贪污一案近期再起波澜。该案近日在宁波市中级法院二审第二次开庭,但案件的审理过程却让人十分困惑和震惊。据财新网2020421日报道,负责本案二审的宁波中院曾在一审判决前就犯罪数额认定、退赃、量刑等问题接受过余姚法院的请示汇报[1],但最高法早已明文规定一审法院不得就事实和证据问题请示二审法院,可以想见这是对法院独立审判、两审终审制度的严重破坏,上下级法院的监督关系形同虚设、审判独立荡然无存。辩护人于2020113日庭审中提出管辖权异议,合议庭认为辩护人的异议理由成立,故经合议后决定休庭,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处理该案的管辖问题。然而,长达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宁波中院并未依法报请浙江高院提审或移送管辖,而是于416日的庭审中径直驳回辩护人的异议,宣布请示汇报不属于不宜行使管辖权的法定情形。此前,为了使本案得到透明公开、公正的审理,辩护人曾多次向合议庭申请对二审庭审进行网络直播,但法官谎称开庭所在的余姚法院没有直播设备,不具备直播条件拒绝了辩护人的申请。在二审庭审中辩护人举证证明审判长存在以谎言驳回辩护人合法申请的不正当行为时,反而遭到法官的指责与谩骂,称律师用录音证据拆穿法官谎言的行为龌龊,而事实上就在该法官以谎言驳回直播申请的当日,余姚法院在中国庭审公开网已累计直播五千余场庭审,且当天就有七场庭审正在直播。显然,法官说谎预示着司法过程的不公与裁判结论的不正。当下,谎言没有瞒过辩护人;未来,谎言是否会瞒过正义?

对于日常生活中的谎话,我们尚易察觉和分辨,意识到上当受骗后甚至还能予以揭露、躲避,但是对于一份用谎言作出的判决,却无从寻求有效的救济,因为判决被赋予至高无上的法律效力,纵使万般无奈也只能接受。尤其当这份判决乃出自一个随意说谎却难以受到惩处的法官之手,此时谎话便远远超脱了语言的范畴,蜕变为杀人的匕首,夺人自由的牢笼,天堂里的恶魔。

吊诡的是,普通人说一次谎,对别人造成了伤害,人们可以选择不再信任他。但法官一次次说谎,对一个又一个被追诉者而言,除了绝望地承受,却别无它法,甚或只能听命于说谎者的裁判。社会诚信的机制给予普通人惩罚,他将渐渐难融于熟人社会,因为普通人间都是平等的,互相不构成管理约束的关系;而法官不一样,他拥有审判权力。在撒谎层面,权力何其大、责任何其小,普通公民难以与之对抗,更别提为自己的权利抗争了。掺杂着谎言的判决书,已经不再具备基本的内心确信,即使留有确信的,也只是自欺欺人的谎言,最后形成的判决只能变得强词夺理、悖法逆理,令普通民众痛恨和反对。

二、说谎的法官绝不能敲响正义的法槌

     市场经济中,说谎增加了交易成本,而法官的谎言将大大增加错案的几率,减损司法公信力,是国家法治建设的一大滞碍。我们的政治组织中运行着上行下效的规则,反映在控辩对抗、法官居中裁判的诉讼活动中,法官说谎,不仅仅意味着这一职业的不诚信,更为其他刑事诉讼主体,尤其是公安、检察机关做了错误指引和示范,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长此以往,真不知法律的公正该从何谈起。须知法律的权威不是来自权力的授权,而是司法者自身的公正。

我们都知道武大郎是被毒死的,但是殓尸官等知情人士没有一个敢拆穿西门大官人的谎言,甚至唯恐避之不及,为何?因为谎言压过了公正,公正的法治风气一点一点被强势的谎言所吞噬,以至于老百姓甚至司法机关都来配合谎言。然而,悲哀的不只武大郎,其他所有人也是悲哀的,因为从此,西门庆就更能习以为常地利用谎言继续违法作恶了!

明知说谎而不揭穿,就演绎成一种变相的鼓励,会纵容私下的违法行为堂而皇之地演变为潜规则,原本的法律救济也会自降身价为无奈的叹息。到那时,就是对法律生态的破坏,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安然地为自己辩护。

法官的谎言几乎都伴随着隐瞒和诱导,说谎的背后有着不能诚实公正的动机,在审判中说谎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根本无法形成一份合格判决所需要的内心确信,能让法官确信的反而只有歪曲的事实和虚伪的证据,这无疑是产生错案的绝好温床。因此也可以说,法官说谎是错案发生的最大特征,避免错案首先应当清除谎言,谎言的存在就是对程序正义的最大违背。如果只是将避免错案停留在纸面上、言语中,却对谎言的存在视若无睹,这不仅是缘木求鱼的消极错误做法,更是对错案的放任与助纣为虐。英国法谚有云:偷窃始于说谎(Show me a liar and I willshow you a thief)。而当法官说谎时,公正则幻化为泡影。

错案始于说谎。在刑事诉讼中,唯有刺破法官的谎言,法槌才能发出正义之声。唯有法官不再说谎,法治进步的雨露方能滋润到每位公民与法律人的心田。

[1]参见陈怡帆、冯华妹:余姚拆迁干部借名买卖安置房案二审 一审法院曾向上请示引争议,载《财新网》2020421日。

 


发表评论:

今日监督网版权作品,转载须注明出处。
数字中国新征程,总书记这样擘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政府备案| 战略合作| 免责条款| 法律顾问|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版权所有:今日监督网